哮子在这里嘞

天哪……以前画的画实在是太丑了

等哪天找时间把最近的发一下吧x


哎来浑水摸鱼一下……
很久之前写的了

做了一个小小的进步史之类的x
时间:去年三月&今年一月&上个月
进步极其缓慢…

观雨

前两天极度的闷热,似乎都只是为了这场雨做准备。
世界在车窗上涌动的雨水中扭曲。车窗上一层薄薄的雾,为融化的景色镀上一层朦胧的淡白。雨水似乎要把天窗敲破一般,狠狠地撞击着玻璃。从天窗往外看,只能看到模糊的树影在不停闪烁。
依稀能看到,窗外的雨点疯狂地泼洒着,一阵一阵,是白色的。像暴雪,像风沙,却唯独不像是雨。
地上已经积了很厚的一层水,一层一层漾开,激起白色的浪花。水波此起彼伏,简直像是海浪起落。
面部紧紧地贴在玻璃窗上,清冷的寒意逐渐渗透进皮肤。望着窗外分崩离析的世界,思绪有些空白。
雨声在车辆驶入桥洞的时候戛然而止。时间停住,整个世界仿佛凝固在这一瞬。而后车又驶了出去,雨声再次劈头盖脸地在耳边炸起。
如此往复着。似乎只是在一瞬间,雨便停了。

上个月码的   囤一下

上课的时候偷偷摸的雷狮……
人设什么的是不是有点问题?
那么还是……祝雷狮大人生日快乐!

瞎涂了一个哒宰…
画不出他万分之一的好…

好久没摸鱼了……
其实是个凶巴巴的萝莉x
那么久没画画感觉画风都变了?

【嘉狐】互换服装

如题,已经被玩烂的一个梗√
纯粹爽文√
如果有雷同……我的锅,我的锅。
ooc有
如果不嫌弃的话请↓

“喂,渣渣。”
“…怎么了,嘉德罗斯大人。”鬼狐不得不从文件堆里强行抬起头,心里暗自叹气。

“倒没怎么,就是太无聊了。陪我玩玩吧渣渣。”嘉德罗斯坐在桌子上,单膝屈起,另一条腿垂在桌下一晃一晃的,手里还杵着大罗神通棍。一副不良的模样。

“嘉德罗斯大人,在下有很多事情还没有处……”
“闭嘴。我说什么就是什么。”嘉德罗斯一棍子杵在桌子上,鬼狐吓得浑身一颤,有些心疼地望了望碎裂凹陷的桌角,随后无奈地道:“您说,嘉德罗斯大人。”

嘉德罗斯轻蔑地哼了一声,随后跳下桌子,揪住鬼狐的耳朵。
“嘉德罗斯大人!请别……”

嘉德罗斯用食指扳起他的下巴,拇指抵在鬼狐的嘴唇上,强行使他闭嘴,随后便这样死死盯着他,仿佛要把面前这个人看出一个洞来。

鬼狐被看得心里发毛,很想说点什么,但是嘉德罗斯堵着他的嘴,他连动都不敢动。

鬼狐脖子都仰酸了,嘉德罗斯终于松开手。在鬼狐一口气还没松完时,又突然捏住他的脸。
“唔,手感还不错嘛。”这么说着,嘉德罗斯理直气壮地又捏了好几下。

“……”
这人手劲还真大。
鬼狐想。

“喂!”
“…怎么了,嘉德罗斯大人?”
嘉德罗斯嘴里不知道嘀咕了什么,然后蓦地伸手拉住鬼狐的上衣拉链往下一拉。
“您……”鬼狐一惊,往旁边躲闪,嘉德罗斯便拽着他的领子迫使他站了起来。

视线在鬼狐线条明晰的锁骨和小片白皙的胸膛上停留了一下,嘉德罗斯逼视着鬼狐的眼睛道:“啊,突然有些好奇你这个渣渣穿本大爷的衣服会怎么样呢?”

“什……”

“你的衣服也要给本大爷穿。”
“开什么玩笑……”

“我说是就是!”嘉德罗斯不容分说地道。
“……是。嘉德罗斯大人。”

十分钟后嘉德罗斯率先换好了鬼狐的衣服,站在鬼狐的更衣室前等着他。鬼狐一出来,几乎迎面撞上死死盯着门口的嘉德罗斯,吓了一跳,然后看见嘉德罗斯的装束差点忍不住笑出来。

“干吗!”嘉德罗斯凶巴巴地道。

“没,没有。”鬼狐努力压制住不让嘴角扬起弧度。

“哼。”嘉德罗斯打量着鬼狐,随后眯起眼睛道:“真是丑死了。”

鬼狐礼貌地保持微笑。

嘉德罗斯忽然摘下头上的发箍,扣到鬼狐脑袋上,退后两步打量一下,然后说:“啧,更丑了。”

被扣上发箍的鬼狐愣了一下,嘉德罗斯伸出食指抵住鬼狐的下巴:“我的发箍都给你了,你的耳朵和尾巴……不打算给我吗?”

鬼狐不由自主地打了个哆嗦,嘉德罗斯便很开心地笑了起来。

这什么人哪。
鬼狐想。

“果然渣渣就是渣渣。”嘉德罗斯道。

居然把本大爷的衣服穿这么难看。

戴上发箍真的蠢死了。

本大爷这可是第一次摘下发箍呢。

给别人戴更是第一次。

给圈里某个太太的生日贺图……
祝他生日快乐www
懒得细化懒得上色x

祝金小天使1125生日快乐!!!
终于还是没画完……索性放个线稿凑凑数
不承认自己是末班车 .